北京天道恒远文化有限公司

欢迎您来到天道恒远图书官网,期待与您成为忠实的商业合作伙伴
在您来北京旅游考察期间,我们免费为您提供接送(接站、接机用车)。
热线电话:
4000-388-087

电话

图书批发,选天道恒

 

 

评书 一代人的珍藏 一代人永恒的回忆

 

评书是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承载了一代人美好的回忆,随着社会的进步它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生活,而唯一能够留住这记忆能够时常翻阅的犹如那些老照片一样——经典评书大系记录了那些美好的瞬间和感动

 《经典评书大系》12位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播讲,有单田芳、袁阔成、刘兰芳、田连元、连丽如、孙一等,全套作品涵盖中国古今评书的经典评书55部,3600小时播放时间。这些经典评书是中国评书中的精华,是老少皆宜、百姓喜闻乐见的文化结晶,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极具收藏价值。可用于DVD机、带MP3功能的VCD机和电脑播放。

 

时间生意甚多,唯有说书难习。评叙说表非容易,千言万语须记。

一要声音洪亮,二要顿挫迟疾。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评书,又称说书、讲书,广东粤语等地区俗称讲古,古代称为说话,是中国一种传统口头讲说的表演形式,在宋代开始流行。各地的说书人以自己的母语对人说著不同的故事,因此也是方言文化的一部分。清末明初时,评书的表演为一人坐于桌后表演,道具有折扇和醒木,服装为长衫;至20世纪中叶,多不再用桌椅及折扇、醒木等道具,而以站立说演,服装也较不固定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在电子媒体及推广普通话的冲击之下,一些方言的说书文化日渐式微,处于濒临消失的状态,但仍然有其活力。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家家户户收音机里播的都是《岳飞传》、《杨家将》。而今,评书成了温馨而遥远的回忆。评书的繁荣,实际上是广播媒体一头热式的繁荣,在评书界,它的危机早就出现了,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像很多门类的曲艺形式一样,失去了它生存的土壤,在现代文化的冲击下,以一种不符合它发展规律的“规律”发展着,也许真的再过30年,我们除了去听那些原来的录音,再也听不到新的评书段子了。单先生在介绍他自己的经历时说:“说书解放以前没人管,沈阳好就去沈阳,营口好就去营口,1949年到1955年,政府也不严格管理,有特业科,到哪里去演出要开介绍信,有这个介绍信好办事。到了1955年,不能随便流动了,我当时正在鞍山,艺人登记,写履历,文化局存档,成立曲艺团,派干部来管理,有组织了。”这段话其实恰恰说明了评书这门艺术的生存规律,用单先生的话讲就是“浪迹天涯”。但是现在没有什么地方能允许谁随便支起一个摊说书卖艺了,原来的各种文工团、曲艺团在市场经济下,落后的运作方式逐渐被更适应市场的文化团体所取代,很多艺术也因此而凋零,评书也不例外。单先生说:“我之前所在的鞍山曲艺团,出了不少学员,男的女的十五六个,大部分是艺人的子弟,都干了本行。一代一代都是这么下来的。

现在改革了,学这个将来上哪儿就业去?谁开工资?没有就业的机会,自身都难保。所以随着这个社会的变迁,学评书的人越来越少。评书之所以在今天还有市场,还有人在说,主要是因为老百姓喜欢,更主要的还是评书演员和其他演员不同的是,他越老越值钱,所以,今天还活跃的评书演员基本上都在60岁上下,而这些人的艺术青春都已经不多了,四五十岁的评书演员如凤毛麟角。太年轻的人一时还承担不了说书的重任,单田芳说:“比较而言,因为评书虽然是讲故事,但它讲的是一些人生的哲理,年纪大的人人生经历比较多,融入到评书里面的东西就会更多一些,可信程度要大一些。年轻人毕竟还嫩,走的路还没人家过的桥多,所以说出来可信程度不大,也只能是听故事而已,你听不出他的那个内涵。评书这东西,不讲浮华只讲故事,如果你的感受多,当然可以讲得比较深刻,人也爱听。

 

评书的表演形式,早期为一人坐于桌子后面,以折扇和醒木(一种方寸大小,可敲击桌面的木块。常在开始表演或中间停歇的当口使用,作为提醒听众安静或警示听众注意力,以加强表演效果,故名)为道具,身着传统长衫,说演讲评故事。发展至20世纪中叶,多为不用桌椅及折扇醒木等道具,而是站立说演,衣着也不固定为专穿长衫。 评书用北方语音为基础,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调的普通话语说演。中国华北和东北的大部分地区均见流行。因使用口头语言说演,所以在语言运用上,以第三人称的叙述和介绍为主。并在艺术上形成了一套自身独有的程式与规范。比如传统的表演程序一般是:先念一段定场,或说段小故事,然后进入正式表演。正式表演时,以叙述故事并讲评故事中的人情事理为主,如果介绍新出现的人物,就要说开脸儿,即将人物的来历、身份、相貌、性格等等特征作一描述或交代;讲述故事的场景,称作摆砌末;而如果赞美故事中人物的品德相貌或风景名胜,又往往会念诵大段落对偶句式的骈体韵文,称作赋赞,富有音乐性和语言的美感;说演到紧要处或精彩处,常常又会使用垛句或曰串口,即使用排比重迭的句式以强化说演效果。在故事的说演上,为了吸引听众,把制造悬念,以及使用关子扣子作为根本的结构手法。从而使其表演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而又环环相扣,引人入胜。表演者要做到这些很不容易,须具备多方面的素养,好比一首《西江月》词所说的那样:世间生意甚多,惟有说书难习。评叙说表非容易,千言万语须记。一要声音洪亮,二要顿挫迟疾。装文装武我自己,好似一台大戏。

评书语言

 评书的脚本必须案头能阅读,场上能表演,语言口语化,既生动形象。这样,说起来才能娓娓动听,人入胜。语言上要避免讹音、错觉或含混不清。 例如,小说中常称贪吃的馋人是"饕餮客",评书中也照这样说,很多人会听不懂。如果说这个人是"馋鬼",又不够形象。其实传统评书里早已有了示范。象《野猪林》中描写两个公差贪吃的丑态是这样的: 他俩举起了迎风的膀子,旋风的筷子,托住了大牙,垫住了底气,抽开了肚子头儿,甩开了腮帮子,吃的鸡犬伤心,猫狗落泪。这段描写形象生动,使人发笑。用演员们的话说,这是"立起来的语言"

 

评书名家:

    袁阔成 陈青远 单田芳 双厚坪 王杰魁 陈士和 王少 丁正洪 刘杰谦 连阔如 马增锟 田连元 连丽如 刘兰芳 张少佐 田战义 赵维莉 孙一 孙刚  张少佐

孙一认为 “两天能培养出一个电视演员,一个月能培养出一个电影演员,三个月能培养出一个话剧演员,‘梦想中国’这样的节目几天就让你成为歌星,可是10年培养不出一个评书演员,这个行业不好干。”

 

 

评书完全将人带入另一个世界,旁征博引,娓娓动听,引人入胜。“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故事总是戛然而止,吊人胃口。

 

评书种类:

北京传统评书书目共分四类,三十二部书。

  (1)长枪袍带书(十二部) 西汉演义 东汉演义 三国演义 列国演义 隋唐 薛家将 五代残唐 杨家将 十粒金丹 精忠说岳 明英烈 明清演义

  (2)短打公案书(十六部) 粉妆楼 大宋八义 宏碧缘 明清八义 永庆升平 三侠剑 彭公案 施公案 于公案 包公案 小五义 续小五义 水浒传 儿女英雄传 雍正剑侠图 龙潭鲍骆

  (3)神怪书(三部) 济公传 西游记 大周兴隆传

  (4)狐鬼书(一部) 聊斋

  这二十九部书大多是金戈铁马,英雄侠士的战斗故事。除《聊斋》外,很少有讲爱情故事的。无"淑女才子之相逢,春花秋月之柔情",也是传统评书的一大特色。

 

 

暂无数据
图书采购一站式服务

热销书籍

联系天道恒远

联系天道恒远

北京天道恒远文化有限公司

400电话:4000-388-087

电话:010-57255675

公司传真:010-61530637

公司地址: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泰禾一号街区11-2-906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70afbd5efc18c84e71c5f37a98cc5997'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